大西贝

在这里,语言竟显得如此多余。

兔子窝的无奈奈:

连续几个月了。都是缺觉的状态。上班是无奈,假期又是不舍得,该高兴还是担忧呢。进入2013年后,痛心于几场生离死别,埋单了几份积攒的怠惰,见证到父母的退休,又感受出许许多多快门追不上的视觉暂留,才沉沉的意识到存在感的渺茫。
有人说,时间就在那儿,是我们在远离。地球是圆的没错,却不敢轻信轮回,可能是被信任危机深深的蛊惑了吧,怕到了世界的尽头,发现面对的果然是灰飞烟灭,却有一肚子的不舍和遗憾。
这样的状态是不安的,我喜欢拍有人演绎的照片,无论是偷拍还是面对面,因为观看别人生活是打着思考幌子的逃脱,生命是个纯手动镜头,调着累,举着胳膊酸,但照好了,成像就会很有立体感,只是,跑焦了也不会有提示。
这样的状态是无助的,不情愿接受别人既定的preset,又调不出自己脑海中的想象,只能一张张对付过去,还得麻痹掉所有较劲的神经。
happy ending或是enjoy ,都是一眼就让人感觉开朗的单词,每每哪怕有一个沾边了,就已经是莫大的知足,真是好东西,开始是种幸福感,结束是份归宿感,一场好梦,晚安。

 

每一分每一秒,每一件事每一个人,每一个镜头锁定下的每一幅画面,都只是永远停留在时间与空间坐标上的那一个点。活,是对当下的追逐。我时常会感伤,犹如昨晚。但感伤,不过也只是当下在坐标上留下的浅浅印记,而已。

评论

热度(3)

  1. 大西贝兔子窝的无奈奈 转载了此文字